李秀恒 - 中日關係靠經貿維持|恒聲集

昨天,是中日邦交正常化踏入五十周年的紀念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互致賀電。回顧過去50年,兩國之間的關係受到歷史紛爭、領土主權爭議、中美博弈競爭下的不同立場等種種挑戰,顯得忽冷忽熱、若即若離。

一方面,對於中國來講,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釣魚島領土爭端等事件,都引起了中國國內民眾的大規模反日情緒,而近年來日本明顯「站隊」在美國那邊,加入對中國的科技封鎖,更是有損雙方關係。另一方面,對於日本而言,隨着中國經濟和軍事實力崛起,讓日本危機感驟升,不斷深化與美國的軍事同盟關係。而原定於2020年的東京奧運期間習近平前往日本進行的國事訪問,亦因為疫情而最終告吹。

儘管兩國關係頻起波折,但卻在經貿合作方面保持穩步發展。在中日建交前的1971年,雙方的貿易額為9億多美元。而這個數字在2021年,已經發展達到3714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今年首八個月,日本與中國的貿易總值為1.57萬億人民幣,為中國第四大貿易夥伴,同比增長12.3%,佔同期總貿易額的6.3%。中國更是連續15年成為日本最大貿易夥伴。

作為一衣帶水的近鄰,中日同屬於東亞文化圈,在技術、市場及資源上為高度互補的狀態。在日本方面,資源稀缺的國情讓其不得不依賴部份中國出口原材料,尤其在重稀土方面對中國依賴度高達90%以上;而日本的大型跨國企業,例如豐田、本田等車企,更是需要中國完備的製造業基礎及龐大的消費市場來進行發展與擴張,從而反哺國內經濟。而中國內地這邊,日本的先發產業優勢及先進技術,對於提高國內的高端產業競爭力,有着顯著的促進作用。

隨着俄烏戰爭的爆發,正逐漸從疫情中復甦的全球經濟面臨重大的下行壓力,尤其在歐洲方面,形勢更是不容樂觀。然而相比之下,東亞地區因有較為龐大的人口基數,且區內的商品高度互補,市場需求持續擴大,形成相對較為完善且獨立的區域內供應鏈。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為例,今年首8個月,中國對東盟進出口同比增長14%,與RCEP其他成員進出口同比增長7.5%。

筆者認為,日本需要認識到自身在地理及經濟上都離不開亞洲,捨近求遠地追隨美國的步伐,對於前景不樂觀的日本經濟來講並無裨益。中日關係只有重新聚焦於互利的經貿合作,才能營造出和平穩定的地緣政治環境,塑造對經濟發展更健康的局勢,形成良性循環。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