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同情分

  最近微博上討論得比較多,是泳手孫楊被禁賽八年的新聞。他在聽證會上的影片被公開,大家議論紛紛。我看完之後,對他和他團隊的表現,用「災難」兩字來形容,實不為過。

  有評論說:「孫楊全程答非所問,多次笑,這挺減分的,還有當場改供詞,整個聽證會表現十分災難。」也有評論說:「大家可以看孫楊媽媽那段,笑死人了,以為是在內地開記者會,大家都得聽你的,還挺激動,有理不在聲高。另外,這個女翻譯是第二個翻譯,而且是WADA借給孫楊的,是人家控方的翻譯。孫楊和他媽媽說話毫無邏輯,答非所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你讓翻譯怎麼辦?」最好笑的是有一位說:「感覺如果孫楊和他媽多看幾部美國電影,都不至於是這種災難級的表現。」

  我認為,出席一個西方人主導的聽證會,必須理解和尊重西方文化,不然的話,別說贏不了,連同情分都拿不到。我不知道孫楊的律師團隊,是怎樣部署辯護策略的,不過我很好奇,出席聽證會前,難道沒有專業人士給孫楊和他媽媽,作出適當訓示?

  對方問孫楊:「你在一份中文供詞說是你拿起的瓶子,然後改為巴醫生拿起的瓶子,我現在問你,究竟是誰拿起的瓶子?」孫楊說了一大段話,說其實是血檢官拿起的瓶子,他們沒有拿起過瓶子。那麼問題來了,這就跟供詞對不上了,無論修改前修改後,都沒有提到是血檢官拿的。

  然後對方再問他:「我的問題是,你改了供詞,你為甚麼要改供詞?」孫楊沒有正面回答,只強調血檢官來了之後,從頭到尾都在撒謊甚麼的。

  我經常跟同事們強調,工作時要學會「simple question simple answer」,簡單的問題,就簡單回答。除了上面說的這個例子,還有很多時候,他都不直接回答對方問題,而是不停地闡述自己當時的情況,這是大忌。

  無論是平時工作交流,抑或面對這類提訊,最基本就是學會用邏輯思維來回答,簡單問題就簡單回答。我看對方身體語言,對他的回答非常不滿。

  很多時候,就算有理有據,都要有禮貌,以求對方產生好感。這次他和團隊的表現極差,毫不尊重人家,莫說好感,連同情分都不會有,唉!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