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馬照跑

   九七回歸後強調高度自治,生活方式不變,「馬照跑,舞照跳」,可見跑馬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地位。

  在我成長的七、八十年代,賽馬博彩是成年人的一項重要娛樂,每逢周六比賽日,不少成年男士都到投注站去,邊收聽電台直播邊投注,大半日就這樣消磨過去。

  那時候大家不會在賽馬日去剪頭髮,因為理髮師都全神貫注在聽電台賽馬廣播,無心工作。雖然有點說笑成份,不過也反映當時大家對賽馬博彩的投入程度。

  不過自從進入九十年代,特別到了2000後之後,即是過去二十年,賽馬博彩好像已變成老男人的娛樂。一方面馬迷老化,另一方面,年輕人好像對賽馬不感興趣。原因之一,肯定是因為現在有太多娛樂,特別是電子遊戲的興起。不過我認為,賽馬博彩這項運動,實在太好玩了。

  首先聲明,我不鼓勵賭博,我參與賽馬博彩,也是一百幾十這樣的投注金額,純粹是對賽馬運動的熱愛。我認為賽馬博彩,不是純靠運氣,而是一個考眼光的遊戲。而這個遊戲,在馬季期間,每星期有兩天,每日有八至十場比賽,每場比賽都是一個考眼光的機會。猜中當然有獎,猜錯了,以我的有限投注金額,就當是娛樂消費開支好了。

  每場賽馬,以十四匹馬出賽為例,你可以隨便選一匹投注,總有一匹會贏,考驗的是你的眼光,最低消費是十元。有些沒有多大信心的場次,可以買十元二十元;比較有信心的,可以一百二百,豐儉由人。

  不少報章及網站,都有賽馬分析貼士提供。我認為賽馬博彩,最享受的部份,就是自己鑽研分析。一場比賽,每匹馬的資料全部公開,互相比較分析過後,自己排出機會率優先次序,然後考慮投注策略。順利贏出時,勝利的喜悅,不光是彩金,還有那份自己眼光獨到的滿足感。

  賽馬集多門學問於一身,要考慮的因素眾多,還有不同因素之權重,當然還有臨場騎師和馬匹的發揮,以及沿途走位際遇,運氣也不可或缺。其實我們人生裏,也是經常做選擇,一樣好玩。

  其實除了馬照跑外,九七之後,港人自由的生活方式,真是沒有多大改變,大家要好好珍惜。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