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天壤之別

  紐約朋友J君,全家感染新冠肺炎,幸無大礙。不過J君朋友父親,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看來紐約疫情確實嚴重。

  查了一下,紐約州人口一千九百五十萬,確診病例三十五萬多,死亡數字二萬八千多。佛羅里達州人口二千二百萬,確診只有四萬,死亡約一千七百,比紐約州低得多,是不是當地政府抗疫能力的差別呢?

  網上看到一個比較,紐約州入息稅8%,紐約市政還要繳交市入息稅,州政府財務預算赤字,要求聯邦政府解救。佛羅里達州人口相若,居民不必交州入息稅,州政府財物預算收支平衡。兩者合併一起看,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紐約州政府管治出現問題。財務搞不好,抗疫也失敗。

  紐約州長還命令老人護理中心,必須接收感染過或出院的老人。紐約州死亡數字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是老人護理中心裏那些不能照顧自己的長期慢性病老年人,原因昭然若揭。凡事最怕比較,北京的養老院泰康之家,疫情爆發至今,嚴禁進出,連家人也不許前來探望,到目前為止一個感染病例都沒有,跟紐約比,真是天壤之別。

  美國很多人反對shutdown封城,但是不封城導致的代價,就是寶貴的生命。

  再看看紐約市,人口跟香港相若,八百萬左右,確診病例十九萬多,死亡數字一萬五千多。香港更接近武漢,才一千多例確診,死亡數字只有個位數,不管怎樣看,抗疫成績絕對是頂級的。

  香港人經過沙士一役,自我保護意識強,會自律戴口罩。早兩三月我問紐約友人,要不要口罩?他們都顯得無所謂,有就戴沒有就不戴,原因很可能是他們看電視上總統也不戴,沒甚麼大不了。其實美國這次抗疫,總體表現實在差勁。

  特朗普一開始說這個病毒不嚴重,跟流感差不多,很快就會消失,然後數字一路飆升,然後就開始改口,到後來就推說中國隱瞞疫情,真是好笑。從一月初開始,我們在香港,都能接收到一切關於武漢和中國疫情的新聞信息,不管數字準確性如何,疫情的嚴重性有目共睹,為甚麼美國覺得不嚴重不早作部署呢?

  現在連白宮工作人員包括總統貼身勤務員都確診感染,這最能說明問題了吧?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