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解封之後

  疫情關係,不可外遊,出外用餐都不可以。現在我每天兩餐吃住家飯,周日去天后銀幕街,幫襯石記廚房買外賣,或者去南華會甘棠餐廳買燒鵝,其他地方暫時不敢去了。積極的人,都會嘗試用正能量去思考,那麼解封之後,我會馬上去吃些甚麼呢?

  首先我想去東大街安利,吃魚片頭坑腩撈粗。有些朋友喜歡吃切腩,我則偏愛比較鬆化的坑腩。然後來一客夾着兩塊厚厚牛油的鮮油多士,加一杯凍檸檬茶或檸檬水,又飽又滿足。

  提起牛腩,我還喜歡生記的清湯腩,除了上環總店,鰂魚涌油麻地東方街都有分店。生記的生滾粥,也是頂呱呱的。

  除了生記,我還喜歡上環九記,他們的牛腩加了各種秘制藥材,香味十足,我通常都是中午開店前去排一陣隊,爭取第一輪進去吃。有內地或外國朋友來,我都會帶他們去。

  雲吞麵也是我所愛,我現在通常去天后的麥兆記,另外偶然會去深水埗劉森記吃蝦子撈手打竹昇麵。

  做得好的手打竹昇麵,香港不多了,早晚會失傳,能吃多一頓就是一頓。

  澳門的六記、皇冠、老記,都是手打竹昇麵。內地我吃過最好的,就是東莞的常平竹昇麵,現在珠海也開了分店,我介紹長住當地的師兄李萬祺先生去,他吃過後大讚,現在幾乎每隔幾天就去一次。

  魚蛋粉我通常不會去安利吃,因為每次都是吃撈粗。我自己的偏好,是現已搬去西營盤的夏銘記,偶然我也會去吃德昌,不過每家德昌的水準不一,貌似九龍城那家好一些。

  另外我懷念的,還有深水埗合益泰小食的腸粉和燒賣,不過聽說附近的五嫂石磨腸粉也不錯,解封後會馬上去試。

  不過我更期望的,是解封之後,過去珠海吃一頓海鮮。在香港吃海鮮,無論西貢或鯉魚門,都太昂貴了。在珠海桂山漁港吃,可以放心點菜,又好吃又不貴,好過在香港被人「劏」。

  如果能去珠海,當然就順道去一趟澳門了,晚上去六點才開的六記,吃蝦子撈麵和古法魚湯雲吞,中午就去哪吒古廟的金城二食店,來一碗雙汁辣雞米。寫到這裏,我餓了,你呢?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