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娛樂性

  大導演Christopher Nolan新作Tenet,內地譯作《信條》,香港譯作《天能》,我認為香港版本更佳。我不是Nolan的粉絲,上次去看他的Dunkirk《鄧寇克大行動》,不覺得好看,之後在航班上多次看見,也沒有點進去看的半點衝動。好電影必須跟好餐廳一樣,還沒吃完,已經想着去吃第二次。

  我對電影基本要求,是富娛樂性,畢竟看電影是一項娛樂。導演們都喜歡在電影裏傳遞一些信念,Noland的電影,都喜歡探索人類道德、時間與記憶理念。他在不少過去的電影裏,都喜歡反映執迷這個主題。在《盜夢空間》裏,講的是平行宇宙這個空間概念。

  這次Tenet,他嘗試用正向時間和逆向時間兩個時間軸來同時講故事。我對導演用甚麼方式手法講故事,想傳遞甚麼信念訊息,一點不反對。不過我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有娛樂性,這點Tenet做不到。

  蔡瀾先生說要看,就看最好的,於是我們選了K11 Art House,看IMAX版本。關於電影情節的理解,正向逆向時間軸的關係,這些在互聯網上,大把視頻及文章,大家可以自行查看,在此不贅。

  有些Nolan的忠實粉絲,據說會看好幾次,慢慢細品。這點我不反對,你喜歡的,就是最好的。正如湯告魯斯的Mission Impossible M︰I 6,跳飛機和巴黎飛車那幾場戲,實在好看,我也看了好幾次。

  說回電影本身,主角大衛華盛頓,一點不覺得出色,沒有讓我留下任何印象,也許是導演故意的吧。一開場的大劇院恐怖襲擊,張力不夠,動作場面不停靠貼身拍攝營造現場感。但是近年看過John Wick系列的我們,已經被寵壞,Tenet的動作場面,一點不好看,如果大家抱著看諜戰片動作片的心態去,保證失望。

  舉個簡單例子,結尾那場戰爭場面,那麼多人那麼多槍跑來跑去,除了幾個爆炸鏡頭,完全看不到有些甚麼精采槍戰。那場飛車追逐,也很平淡。當然,Nolan的粉絲會說,情節才是重點,好吧。

  看電影前後,我上網看了不少關於Tenet的資料,得知導演有很多信念想傳達給觀眾,連環保概念都有。不過,我依然認為電影首重娛樂性,然後才是領略導演訊息。不過,電影裏有一句對白,我蠻認同的:「發生過的已經發生。」我覺得不好看,也一樣。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