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吃一餐少一餐

  2020年期間,香港有兩千多家餐廳結業,平均每月兩百多家,包括一些名店,以及傳承了幾代人的百年老字號,真是唏噓。從前我去上海的阿山飯店,見老闆阿山年紀老邁,早有預感:「吃一餐,少一餐」,前兩年得知阿山仙遊,感歎不已。不過,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關了的店,我不去緬懷,我情願用積極一點態度,趕緊去吃尚存的美食。

  約上好友T君,清晨六點半去上環蓮香樓喝早茶。兩個人,吃了盅頭飯、燒賣、蝦餃、蒸排骨等等。喝過蓮香樓的茶,你會發覺,其他酒樓(陸羽除外)的所謂茶,淡而無味,簡直垃圾。之前我跟T君說,來蓮香樓,主要是情懷,茶絕對是好的,點心現在一般而已。不過這次吃燒賣,我和他都感覺水準不錯。跟夥計一聊,原來老闆又回來主持大局,怪不得水準恢復了,實在是食客之福。

  我跟T君說,現在港島區想吃好的艇仔粥,很難。T君點頭同意:「粥店愈來愈少了,要半夜三更起來煲粥,實在辛苦,年輕人不願做也不愛吃。」我覺得租金太貴,也是讓粥店逐漸結業原因。之前我常光顧北角一家粥店,也在去年結業。T君提議:「搵日我帶你去柴灣金記試試。」

  一月一號清晨七點,我們各自開車,去柴灣漁灣街市,在二樓熟食中心這家金記坐下。我點了豬紅艇仔粥和蝦米腸粉,T君點了艇仔粥和炸兩。艇仔粥足料,以大排檔水準,這個粥底很可以了。蝦米腸粉同樣足料,也是用心之作,可惜份量太大,我很努力才勉強吃完,不然我會再點一個炒麵來試。

  吃完之後,T君指着金記對面說:「這家林記牛雜,我吃了幾十年,下次帶你來吃。」後來得知,原來林記每天早上八點半開始營業,中午一點半收工,逢星期一、五休息。只好第二天再去。

  第二天我先到,但是林記門口已經坐滿(限聚令每桌兩人),等了一會才輪到我。坐下後T君也趕到,我點了牛雜湯米,上來後先喝一口湯,不錯,沒有味精,不過鹹,牛雜洗得非常乾淨,燉得夠「諗」,已經合格有餘,價錢也親民至極。

  吃飽後過去跟老闆打招呼,原來他是第二代傳承,兩代人在柴灣區經營了近六十年,真是難得。不過他們每天中午一點半左右便收工,用老闆的說法是:「做夠!」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