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優越感

  從前的港人,在內地同胞面前,多少有些優越感。但一般港人在洋人面前,洋人又有一些優越感。

  1997回歸前,我已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回歸之後,我也住了二十幾年。我長期在內地工作,認識不少內地朋友。又因為我長期在跨國公司任職,上司下屬同事客戶,都是外國人,我也經常到外國出差,優越感這個話題,我應該有點發言權。

  讀書時代,老師有外國人。剛步入社會之初,八十年代,外國人在香港普遍地位較高。殖民地時期,不少高級官員,都是外國人。銀行及各大洋行,高層多數是外國人。

  我當年在飛利浦香港任職,上司是香港人,但上司的上司,已經是外國人。當時飛利浦香港最高層的幾位,都是外國人,不少部門主管,也是外國人。那個年代的外國人,在香港的優越感,可不是一點點。

  當時我們到內地工作,因為社會經濟發展差異,香港人普遍生活條件較富裕,教育和外語水平較佳,我們在內地普遍受到尊敬,作為香港人,你問我有沒有優越感,我老實告訴你:「有!」

  到了九十年代初,我在愛立信工作,上司是外國人,但我的下屬也有外國人,我跟他們私底下也是好朋友,逐漸不覺得他們有些甚麼優越感,起碼在我面前沒有。

  過去的二十年,內地社會經濟發展迅速,年輕人的見識面,大幅提升。你去過旅行的地方,他們也去過,他們去過的你未必去過,比如冰島。你跟他們談論日本當地壽司,他們不但吃過,而且連你沒吃過的壽司之神也吃過。

  內地職場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跨國公司一般的部門主管,都是內地人不在話下,副總裁甚至總裁職級,很多都已經本地化,由中國人出任。當中不少更是外國名牌大學畢業,學歷和能力,都是一流的。

  現在的香港人,在內地朋友面前,已經談不上甚麼優越感了。以前我們嘲笑內地朋友見識少、老土。風水輪流轉,現在他們見識比我們多,比我們時髦。

  以最近剛流行的Clubhouse為例,當香港朋友都在開房討論Clubhouse怎樣玩如何玩,內地朋友已經在討論Clubhouse平台的技術細節及營運模式,這就是差距。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