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平民美食式微

  我小時候住上環西街,街口有一個雲吞麵檔,隔一條街的東街有一個粥檔。那時候周末早上起來,拿一個不鏽鋼桶,跑去東街粥檔,買皮蛋瘦肉粥或豬紅粥,加幾份蝦米腸粉,回去和家人一起享用,是非常愜意的早餐。相比起平日上學,只能買個麵包充飢,豬紅粥蝦米腸粉,我認為好吃得多。不過當今年輕人,早上都是去買咖啡三文治麵包。如果給我選十次,我都會選粥腸粉,而不選三文治麵包做早餐。

  不知道是因為這個飲食習慣改變了,使粥店生意額下跌,還是粥店利潤太低,街上的粥店已經愈來愈少。我平時去北角電氣道的一間,不知道甚麼原因,幾個月前也關門了,幸好最近重新開業。

  我問好友T君,他也說粥店少了很多,他住的西灣河地區,除了街市熟食中心裏的一間,好像只有兩間在街上的粥店。跟從前幾乎每隔一兩條街,就有一個粥檔或粥店,真是不可同日而語。我上網查了一下,曾經在港九新界很多分店的海皇粥店,現在好像也只剩十五間了。估計除了因為新冠疫情影響,年輕一代不喜歡喝粥也有關係。

  幾十年前的香港到處都是茶樓,我小時候住上環,印象中走出家門,斜對面有茶樓,往左走幾步有,往右走幾步也有。現在街道上最多的是便利店和咖啡店,想找一個可以坐下來吃點心喝茶的地方,也愈來愈少。

  不過做飲食業的都知道,其實真正「殺死」這些傳統美食的是租金。很多平民美食,比如雲吞麵牛雜那些,本來就是街頭小吃,最適合大牌檔經營,又便宜又好吃,檔主也可賴以維生。可惜取締大牌檔之後,這些平民美食只能「入舖」,付出高昂租金去經營,慢慢變成「又貴又唔好食」,最後讓這些平民美食在香港逐漸式微。

  如果政府不推出新政策,以後想吃這些平民美食,可能只能過關去東莞吃了。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