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忍不住要講粗口

  疫苗接種計劃宣佈之初,港府已經明示,打齊兩針,是通關基本要求。我身先士卒,除了自己去接種,還不停鼓勵身邊親戚朋友,逢人就勸他們去打針。香港之前連續清零多時,但沒有任何正面消息。特首在發佈會上,強調已經不停爭取,連人家都覺得她煩。但是特首沒有告訴我們,究竟是甚麼原因,使到我們遲遲未能通關。我猜不通關原因之一,是粵方對港府防疫措施不夠滿意。

  這個世界,最怕有比較,看看人家是這樣做的。澳門一有本地確診個案,馬上收緊通關,馬上全民檢測,七天之後,已可放寬回復持有四十八小時內核酸檢測證明可以過關。南京七月二十日因機場失守,被DELTA病毒攻陷,馬上全城檢測及追蹤密切接觸者,到了八月二十日,已經連續八天零新增本地個案,基本清零,全城轉為低風險地區,往內地航班亦已復飛。因南京疫情擴散所影響的其他內地城市,也基本受控。證明了中國各地包括澳門,對疫情清零的決心及能力。

  有人可能會說,不少國家因為疫苗接種率上升,已經改變策略,選擇與病毒共存。請看看近日英國、美國包括日本,他們每天新增確診數字是多少?執筆之日,日本七天平均數兩萬一;美國十五萬,英國三萬一。前兩天,美國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領袖Pressley Stutts死於新冠,他生前大力反對接種疫苗反對戴口罩。這些地方明顯抗疫不力,清零已變得不可能,用內地形容人家放棄的術語說句,就是躺平。

  中國在抗疫方面是優等生,有清零能力,當然暫時毋須跟隨外國選擇與病毒並存。既然中國目前堅持清零,香港想通關,除了堅持清零,也需證明一旦發生本地確診,有迅速清零的能力和決心,包括全民強制檢測。

  港府最近做的兩件事,都與通關方向背道而馳。一是八月九日當美國日增逾十萬確診個案時,把美國降為中風險地區(雖然之後迅速糾正),另一是給妮歌潔曼豁免入境隔離檢疫。然後才發現,原來機場貴賓室和特定群組機場工作人員,沒有被強制要求接種疫苗。知道這幾件事之後,我忍不住要講粗口。

  看到港府這些操作,我開始明白,為甚麼遲遲未能通關了,責任不在粵方。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