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喜歡的就是好的

  最近和朋友聚會,很容易就進入了這些討論。

  問:「怎樣看現在移民潮?」答:「香港有自由,包括移民自由。人各有志,喜歡去就去,自己開心就好。」

  問:「他們說要去呼吸自由的空氣。」「回歸前我住了幾十年,回歸後也住了二十幾年,香港有沒有自由,這個我有發言權吧?」我反問。「不少人說立了國安法之後,言論自由受到打壓。但你去看看,國安法是對防範、制止和懲治發生在香港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四類犯罪行為的具體構成和相應的刑事責任,作出了規定。我自問對這些行為毫無興趣,更不會知法犯法,我原來享有的自由,一點不受影響。」我補充道。

  問:「但他們說,有了國安法之後,動不動就以言入罪。」答:「你如果跑去商場,大聲喊光時口號,那就有機會觸犯法律。但你是不是很想去做這些行為呢?如果你無時無刻都想去做,因為有了國安法而不敢去做,那麼你說的是對的。」

  問:「他們說不是這樣的,現在講甚麼都很容易誤踩紅線的。」答:「What?我很難想像一個正常人,在正常生活中誤踩紅線。如果你明明知道很接近紅線,為甚麼要以身試法呢?何況外國也有國安法。唉,不講了,講你也不聽。」

  問:「他們說要爭取民主,外國有民主。」答:「講真,我比較關心有沒有自由,其實很多人還沒搞清楚自由和民主。你看黑暴期間那些所謂爭取民主的行為,反而讓我們失去了自由。外國有所謂的民主,但是這幾年來,我也反思,這種多黨制或兩黨制激烈競爭的民主,能走多遠?不過其實我更關心的,是國家和特區的發展。」

  問:「你不信中國崩潰論?」答:「如果中國接近崩潰,外國還需要那樣瘋狂地打壓我們?相信這個的,和相信警察打死人相信爆眼女事件的,同一個智商水平。」

  問:「所以你認為移民外國不一定好?」答:「你沒去住過生活過,很難判斷好不好,你喜歡的就是好的。我到國外出差旅行幾十年了,我還是喜歡每次回到香港那種幸福的感覺。」

  問:「甚麼幸福感覺?」答:「去吃碗雲吞麵或者艇仔粥。」

  問:「整天就是吃吃吃,膚淺不?」答:「不是膚淺,這就是生活,我喜歡的就是好的。」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