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旅遊的自由

  疫情影響下,年底前相信不會有機會到外國出差旅遊,因為回來需要隔離十四天,而且在外地被感染機會不低,沒必要冒險。看新聞報道,不少從外地回來港人,都已接種兩針疫苗,到外國走一趟,回來就確診了,而且是變種病毒,風險不可謂不高。

  平時每年都去拉斯維加斯出席之NAB展會,從去年四月延期至今年四月,今年四月又延期至十月,最後因為大部份參展廠商,特別是中國廠商,都拒絕出席,主辦單位最後無奈再一次延期至明年四月。以目前歐美疫情情況,我認為到當地出席展覽會是非常高風險活動,因為會接觸到太多陌生人,防不勝防。

  既然不能也不敢去外國出差,我最盼望盡快粵港通關,讓我回深圳公司處理工作。按目前情況,年底前應該有機會逐步有序通關,下一步再全民通關。

  要爭取粵港通關,明顯需要加強機場工作人員檢測,明顯需要收緊入境免檢。此外,傳聞已久的健康碼,據說已一切就緒,就等「㩒掣」。我認為這是通關的關鍵,因為若後續出現社區感染個案,唯有健康碼,才可以有效追蹤源頭和隔離密切接觸者。到現時為止,尚未知曉是否全港市民都要安裝,還是有需要回內地市民才要安裝。不過肯定會有人提出侵犯個人隱私,其實,手機上社交媒體app及其他app,除了知曉你的身份和足跡,對你的生活習慣更瞭如指掌,不然他們怎樣精準投放廣告?沒有廣告,又如何維持服務?其實,政府有關部門收集了那麼多信息,如何保存信息如何有效使用如何保護私隱,政府應該比我更擔心才是,估計這也是遲遲沒推出原因之一。

  有了健康碼,就有機會回內地,回到內地,使用內地健康碼,就可以和內地朋友一樣,享受旅遊的自由。我們香港人已習慣了旅遊,過去一年多,大家坐困愁城,肯定非常不習慣。我因為生活圈子的關係,周圍的朋友,和我一樣,大家都希望早日通關。

  至於那些堅持不接種疫苗的朋友,我已放棄去說服他們了。如果連「安心出行」也不肯用,滿腹陰謀論的,我更恥與為伍。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