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心經——哭不出的心碎

  那年夏天,再見到爸爸,是某個下課後的黃昏。開了家門,望見父親正收拾收拾著,我輕輕的叫了他一聲:「爸爸!」父親淡淡然的嗯了一聲,繼續收拾收拾著。之後我眼瞪瞪說不出甚麼,但內心有一份強烈的離愁別緖。「怎麼搞的!打字機壞了!?」這時心裏更壓抑,卻只有支吾以對。「爸爸去哪兒?我送你好嗎?」「幫我提著這個……」我一直提著打字機緊隨著父親的背影,完全未弄清發生甚麼事,只記得那是一段很不好走的路,非因村落小徑迂回凋零,乃是強烈的無奈感在交煎著,卻,只能跟從著父親的背影,心裏縱有千鬱萬結,仍是只能一步一步迷惑地跟著走,縱使內心許多問號,卻一句也沒有提出來……!記得唯一說過的,就是迎送父親上車後的那句:「再見!……爸爸!」雖然沒有清楚的交代,但我隱約知道他將不會再回家了…我只有拖著沉重的心情獨自回家,那天回家的路變得很漫長……很不好走……內心深處那份沉痛開始變得麻木。

  沒機會在爸爸離世時說……再見!那年在西岸帶課,收到消息時呆了一會,沒下半點淚,只知心裏鬱悶至極,原來最痛苦的是哭不出的傷痛。那天在海邊走了好遠的路,希望找出那點感傷,可惜最終還是空白!那段哭不出的路,很長……兩年後的某個晚上,突然開悟了,那夜自己一個人哭了很久很久!

啟導教練

劉丹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