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9日 星期四
  • 29º
  • 54%
  • facebook
  • Weibo
  • RSS

教練心經——共存還是你死我生?

  最近都市熱話是野豬「格殺令」,許多人都會藉此話題發表自己觀點,所以也讓我也來抽水一下。還記得小時候行山,很少會見到野生動物,極其量只會看見山雞,從來也沒有試過遇到野豬。過了數十年後的今天,相信許多行山人士都和我一樣,很容易會看見野豬的蹤影。無論在香港、九龍、新界,甚至乎在一些市區的近山地方,都很容易發現野豬蹤影!
  有人說因為人類過度發展,導致野豬沒有生存空間!也有人說因為有「善心人」刻意餵飼野豬,導致它們慣性入侵社區覓食。有人說該殺!也有人說不該殺!每個說法都有其特定的論據與邏輯支持,NLP學問中的一句前提假設:地圖並非疆域(The map is not the territory),提醒我們每一件所發生的事,重點不在於事情本身,而是解讀事件的心智。
  野豬頻繁出沒,對環衞敏感人士來說,這是一場生態的反擊;對民生關注人士來說,擾民的行為必須改善。你敢說誰對誰錯、誰是誰非嗎? 兩夫妻的爭吵事件,丈夫投訴太太沒有盡好妻子之責;太太也投訴丈夫沒有像以往般懂得的疼自己。禮尚往來,罵得不亦樂乎,甚至最後要曲終人散!但是又何必呢?人就是喜歡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更精準說與自己觀點不一的肯定是錯的,但這是真的嗎?
  除非你是該方面專家,有些事情根本沒有必要追根究柢,所以如果問是丈夫錯還是太太錯?我會說是表達與溝通上的錯!是社會過度發展還是有人私下餵飼的錯?我會說是生態系統的錯!每當有相反意見出現時,因觀點碰撞而產生的爭拗便會出現,這時若以水平角度作出評估,哪一方才對,就總會要否定另一方。所以便需要運用「上堆」(Chunk up)觀點,不否定任何一方, 並把責任歸咎於第三方(一般是社會),又或者帶出第三種可能,例如野豬入侵社區主要是因為野豬自己本身不停繁衍,是大自然的生態,既然是生態,還要有人需要附上責任嗎?至於是否應該滅殺野豬?我會問到底我們要甚麼?是找出共存的方法?你死我生是否就是共存的唯一出路呢?samuellau@iccgc.org
啟導教練
劉丹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