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 21º
  • 80%
  • facebook
  • Weibo
  • RSS

劉丹心 - 語境的力量|預導|教練心經

預導(Priming)是指眼前環境對我們思維的影響。我們的思想被「預先誘導」了,即被情境所設定和引導,其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以下是一些例子,可能會讓你吃驚。

首先,在一個被戲稱為「佛羅里達效應」的實驗中,實驗者把一批大學生分成兩組,分別進行了單詞聯想測試。對照組的測試是用隨機的單詞進行測試。第二組以為他們得到的是隨機測試,其實不然。他們的測試是用許多與年齡和身體虛弱相關的詞來預導的。(佛羅里達州在測試中出現了,因為它是美國最喜歡的退休州,其他單詞的例子是健忘,禿頭,灰色。)

學生們在做完測試後,在走廊上拍下了他們走過的畫面。用「老人」這個詞做預導的學生走回去的速度,明顯比對照組慢。他們都不相信這些詞對他們的行為有任何影響。在另一個類似的實驗中,有一組被試接受了與粗魯相關的單詞測試,另一組被試接受了與禮貌相關的單詞測試。隨即兩組的人都接受了面試。用「粗魯」的單詞預導的小組比第二組的面試官打斷的次數明顯多於第二組,速度也比第二組快。預導並沒有改變他們對面試官的判斷(他們不認為面試官粗魯),但確實改變他們的行為。

想想看,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可以在我們不知不覺中改變我們的行為,真是令人唏噓不已。在另一個實驗中,參與者在「瑣碎的追求者」遊戲中,在被與智力有關的單詞預導後,表現得更好。當他們被與愚蠢有關的詞預導時,他們的表現更差。看來人們被灌輸的時間愈長,效果愈明顯。

我們的大腦會對周圍的環境進行簡單的解釋,並把隱喻理解為字面意思。這就導致另一種預導效應。我們說人是「溫馨的」或「冷漠的」,意味他們是友好的或不友善的。PFC將這些作為隱喻,但大腦中其他無法接觸到語言的部份,則會按字面意思來理解。在一個實驗中,短暫地喝了一杯熱咖啡(相對於冰咖啡而言)的參與者,判斷面試者是一個「溫暖的人」,即比那些喝了冰咖啡的人更有愛心和慷慨。身體上的溫暖感覺如何啟動個人關懷的想法?大腦處理的是電信號,而不是概念,關於溫度的生理和心理信息都是由腦島處理的。當我們體驗到溫度的變化和被觸碰時,腦島就會活躍起來。當我們體驗到信任、同情、社交尷尬和羞恥感時,它也會被啟動。

那麼情感上的距離呢?我們會說「親近的」朋友,也會說「遠」親。我們用距離作為情感關係的隱喻。也許預導也會在這裏發生?

的確如是,2008年的一項研究用親近或距離的概念來預導參與者。那些有距離感的受試者對暴力場面的情緒影響較小,報告並顯示比另一組的受試者更喜歡尷尬的場面。預導距離觀念也減少對家庭和家庭環境的情感依戀。我們無法找到關於測量距離和情感親近時大腦被啟動部位的研究。預導的概念暗示這兩者之間有一定的聯繫。

預導作用有巨大的意義。就拿啟導工作來說,在重要的會議、談話或演講之前,我們讀了甚麼書,和誰在一起,做了甚麼,都很重要。同樣重要的是,客戶在啟導會談之前做了甚麼也很重要。這種影響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微不足道,但在重要的決策和會議中卻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節錄自《大腦不受教只受啟發》
samuellau@iccgc.org
啟導教練
劉丹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