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圓通——青年住屋有待解決

  正所謂「安居樂業」,沒有安居何以樂業,也不能穩定。近年年輕人走在社會最前線,多少反映出深層次問題中,房屋問題是重中之中,要好好處理,應對年輕人對社會期望。

  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後正式踏足社會工作時,可以想像會出現頗大居住落差。香港地少人多,住屋需求極大。現在大學宿舍均位處優美地方,學生畢業後不但失去景致優美的宿舍共居生活,還要面對現實生活壓力,希望在明天的落空,委實是難以接受。

共居空間大勢所趨

  年輕人追求共居生活,是潮流趨勢。歐洲、美國、日本、台灣和南韓等地,一直有以廉價租金作招徠的共居空間,深受大學生及剛踏入社會的青年歡迎。共居空間其實是共享經濟一種,原意是以新的商業模式,幫助業主善用閒置物業,有效配對社會上的房屋資源以及有需要人士,從而為該房屋創造額外社會價值,達至創新的共享經濟模式。共居成員能透過互相分擔租金及生活開支,達到資源最大化運用並減少浪費,從而減輕個人經濟負擔。

  「共居」是一個年輕人生活方式的選擇,也不一定是沒有錢時的住屋安排。共居文化所談及的不但是住在同一屋簷下,更多是強調不同身份和背景的共居者,產生社區﹙community﹚聯繫,讓大家交流並分享自己的人際網絡,在生活和發展上互相配合。共居概念亦解除社會對傳統居住文化枷鎖,鼓勵分享,帶動社區關係。選擇共居的年輕人享受與志同道合的人相處,亦同時渴望擁有私人空間,能按自己時間表工作,還可訓練獨立和自律能力,像是延續求學時期的宿舍生活。

  香港社會各界一直有聲音談及共居,在今年8月社聯首個「組合社會房屋計劃」—「南昌220」終於正式面世,提供不同大小尺寸的組合屋單位,為各個有需要家庭及人士解決燃眉之急。然而年輕人的居住安排,總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需要有全面規劃,讓他們看到明天。

  如有任何意見,歡迎透過以下電郵跟我們聯絡︰[email protected]

陳民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