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融圓通——損人害己的指數釐訂

  本月初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公佈新一年的「經濟自由度指數」(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香港已經變成中國的一個城市,因此將香港在報告中剔除,不再獲得獨立評級。香港在「經濟自由度指數」排行榜上曾經連續25年位處榜首,直至2019年出現社會運動,於2020年被新加坡超前,今年更被排除在外。有關舉動無疑是政治主導,對香港未必會有實際影響,卻大大損毀有關指數的公信力。

  美國傳統基金會制定的「經濟自由度指數」,自有其量度標準,然而,金融市場最現實,「經濟自由度指數」可用作參考,但最重要是有利可圖。去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經濟慘受蹂躪,不過香港的金融市場未見嚴重影響。香港的首次公開招股領先全球集資榜,合共154間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集資金額達3,975億港元,在全球位列第二,當中並沒有計及最終未能成功上市的螞蟻集團。此外,早前德勤及畢馬威等多間機構均發表報告,指對香港資本市場發展表示樂觀,甚至預計今年香港首次公開招股額可達4,000億港元,或有望重奪全球第一地位。

指數公信力將大打折扣

  無可否認,香港忽然失去一個連續25年居首的國際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是非常可惜,亦反映「變幻才是永恆」及「不進則退」的道理。在中美關係緊張的形勢及政治凌駕一切的前提下,今次香港被剔除排名是一個無可奈何的現實。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亦是疫情下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國家。香港資本市場開放,沒有外匯管制,是國家獨一無二的國際金融中心,在推動國家「引進來、走出去」的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是由「經濟自由度指數」說了算,而是由投資者及集資者以真金白銀決定。事實上,如果有關機構以政治先行釐訂「經濟自由度指數」,其指數的公信力亦只會大打折扣。

  如有任何意見,歡迎透過以下電郵跟我們聯絡︰[email protected]

陳民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