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當伴侶變成另一個人

  結婚以後,有些人變成了另一個人。當初為了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把所有的缺點收藏起來;為了迎合對方,甚至把自己真實的想法都掩藏起來。到結了婚,對方變成「煮熟的鴨子」,再也飛不走了,於是鬆懈了,一點一點「做回自己」。這是較常見的。

  另一種則是,兩個人本來情投意合,立場和價值觀都相近,但是走着走着突然漸行漸遠,連方向都不一樣了。你本來欣賞的人,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慢慢變成了另一個人,變得面目全非,甚至是面目猙獰,成為你所鄙視的人。這個時候怎麼辦呢?

  人,已經不再是當日那個人。但長期在一起生活,已經變成了家人,有了共同的孩子,受各種人際關係及經濟利益牽絆,而且,人類是害怕孤獨的生物,有些人會忍耐下去。這樣的日子很受煎熬吧?孩子還好,鄙視父母的話,最多搬走了事,可以少來往甚至不來往。但伴侶可以怎麼辦?人生漫漫,伴着一個自己鄙視的人,是不是要等自己或對方死亡,才可以結束煎熬?

  這幾個月來香港發生的事,促使我常常想問某些人這個問題︰當身邊的伴侶變成你所鄙視的人,他/她的所作所為令你及家人蒙羞,你還能夠若無其事跟這個人生活下去嗎?你餘生會不會活在恥辱之中?你會不會跟這個人割席,去尋找你自己的人生?你會不會害怕孤獨?或者,你會因為害怕孤獨,所以把自己變成跟對方一樣的人,然後同流合污嗎?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