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人老了,怎麼過?

  網傳屯門大媽重出江湖,在街頭胡亂扭動身體,就有屯門阿伯奉上百元港幣,短短幾分鐘,淨袋兩千元。不知短片是真是假。

  屯門大媽消聲匿跡之後,據說屯門阿伯的日子不好過。有老人呻退休後終日無所事事,日子不知道該如何打發。自從屯門有了廣場舞大媽,阿伯的生活有了目標,人生有了意義,每天晚上上牀後,知道第二天早上起牀之後要去哪兒,去做甚麼。

  每個人一天都有二十四小時,但有的人永遠覺得時間不夠用,卻有許多人大把時間無從打發。他們退休前,時間表由其他人填好了,幾點返工、幾點吃飯、幾點回家、幾時放假……退休之後,要由自己編排時間表了,就無限徬徨。

  有一天,一個退休大半年的老友記約我飲茶,時間是她定的,早上八點。我問她為甚麼是八點,她說酒樓八點才開門,沒辦法更早。原來,我嫌太早,她嫌太晚。結果,我六點鐘起牀了,洗頭沖涼吹頭髮,七點出門去接她,趕得及八點飲茶。

  那天是星期天,如果她約十點飲茶,那我起碼可以睡到八點,不用為了一個早餐放棄睡眠。老友說︰「酒樓為甚麼不可以早上六點開門?」我瞪她一眼,「那員工豈不是要三點鐘出門?哪有公共交通?」

  老友沮喪地望着我,向我攤攤手,「我每天早上四點半醒來就睡不着了,時間那麼多,酒樓又不開門,你讓我做甚麼好?」

  我突然想,如果有屯門大叔跳舞,她可能每天去捧場。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