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情人節禮物

  據說,今年情人節最受歡迎的禮物不是鮮花,而是口罩、漂白水、消毒紙巾、酒精,以及大米和廁紙。

  我家中有過期口罩。漂白水、消毒紙巾、酒精、滴露也有些存貨。這跟疫症流行無關,而是我一向有潔癖,每天會徹底清潔家居,上述物品消耗量很大,平時見到有特價,就會買一些。至於大米,因為嗜食日本米,每次去日本旅行,總會買一包回家,所以家中還有五公斤裝未開封的米兩包,也不用去搶。反而廁紙不多,只剩下兩卷。

  有了互聯網,天涯若毗鄰,住在加拿大,遠在一萬多公里外的香港發生的事,像發生在身邊。忍不住想,如果我住在香港,情人節,會不會渴望收到一大堆廁紙做禮物。

  我住的城巿,到執筆日仍是零感染,公共地方沒有人戴口罩,電影院的快餐店開場前仍擠滿買爆谷和炸雞的觀眾,西餐廳、快餐店人流如鯽,但中餐店確實變得門庭冷落。中國人圈子裏,絕大多數人只看微博和微信,對中國的疫情心知肚明,也知道許多中國人,包括在中餐廳打工的人有過年回老家的習慣,所以他們對中餐廳有所避諱。亞洲人愛去的超巿,據說生意額下跌至三成。

  情人節,我去俗稱的「鬼佬超巿」購物,人頭湧湧,許多情人選購花束,一排店員站在臨時搭起的長桌前替顧客包裝禮物。心型蛋糕、心型牛扒大量推出,讓情侶回家自製燭光晚餐。

  零感染的城巿,像是一方淨土。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