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平行空間

  星期日上午十一點,趕到一間西餐廳去吃Brunch。我們沒訂枱,全球疫症流行,雖然Calgary仍然零感染,但多間唐人酒樓、餐廳陸續停業,防疫物品被搶購一空,口罩不見蹤影。這兩天還突然掀起搶米潮,多間超巿的米麵被恐慌性掃蕩。這種形勢下,我們大安旨意,以為必定有位。誰知等候者眾,經理告訴我們,兩個多小時後才有位。

  轉去飲茶。我們常去的這間酒樓,在Calgary歷史悠久,而且有傳統點心車,氣氛懷舊,主要顧客不是唐人,而是加拿大當地人。非常時期,酒樓顧客少了一些,但入座率超過八成,目測九成是西人。來這裏飲茶的西人,享受周日家庭樂,往往一家大小出現,年幼的孩子無心飲食,手腳並用,在地面爬來爬去,孩子的家長視若無睹,心情不受疫症影響。同伴忍不住提醒家長,年輕的母親才肯放下筷子,帶孩子去洗手間洗手。

  同一天空下,Calgary的西人和唐人彷似生活在兩個平行空間,一邊廂,專做唐人生意的中式酒樓一間一間停業,勉強營業的話,也門可羅雀。另一邊廂,西餐廳及專做西人生意的酒樓,假日一位難求。巿區各大超巿、藥房已買不到酒精搓手液及消毒濕紙巾,但我去幾乎沒有唐人住的埠仔探望朋友,在埠仔的超巿,見到防疫用品如常放在貨架上。不知是唐人特別緊張呢?還是西人太輕視病毒的傳播力?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