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加式抗疫

  終於,Calgary出現第一宗確診個案。

  第一天,政府只公佈該名病人來自「鑽石公主號」,無自行隔離,自由活動了一個星期,直至病發入院。患者是男是女,甚麼種族,住在哪裏,在甚麼地方工作,過去一個星期進出甚麼場所……因為涉及人權及私隱,全部不作公佈。

  一時間,人心惶惶,各種猜測甚囂塵上,很多人湧入超巿搶購日常用品,大米、廁紙一掃而空。

  幾天後,政府擠牙膏式公佈部份資料:白人女性、五十歲、在銀行工作、有孩子。仍不公佈其住處。當然,也沒有公佈她孩子的年齡,以及就讀的學校。

  整件事變成,我們居住的城巿有一個感染者,曾自由活動過七天,但沒有人知道她在哪些場所活動過。她孩子如常上學,老師及同學一無所知。有甚麼人會成為未知的接觸者,或被動接觸者,好像也無從得知。

  加拿大人那種極度固執的墨守陳規,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很多人怕做錯,情願甚麼也不做。不做不錯。但新冠肺炎的傳播能力極強,而且極快,病毒不會等人,它一旦傳播開去,就是災難性的。加式抗疫,在我看來,有些奇怪。民間比政府緊張,唐人又比西人緊張。

  加拿大政府迄今不要求疫區入境者自行隔離,對來勢洶洶的傳染病掉以輕心,讓我有些憂慮。在杜魯多帶領下,加拿大人要打贏這場抗疫戰,需要更多的運氣。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