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家居隔離

  疫症蔓延,飛行成為高危行為,愈來愈多的國家要求飛機乘客入境後做家居隔離。

  朋友的朋友A從中國探親回到加拿大,要居家隔離,我覺得她做得非常好,當然,加拿大居住環境跟香港完全不同,僅供參考。

  朋友回家前,已決定一個人住在有衞浴的主人房內,家人在她入住前,把主人房的房門用布包實,盡量隔絕室內外空氣互相流通。主人房內,放了幾樽白醋,每天早晚,A把白醋倒入浴室內所有去水位。主人房內有電腦上網,有電視機,為了讓她解悶,家人還把跑步機搬了進去。每天三餐,家人把煮好的食物用即棄紙碟、紙碗裝好了,放在主人房門口,她用餐後,把那些餐具包好了棄掉。

  兩個星期時間,一個人隔絕在主人房內,當然很悶。但可以打機、看電視、做運動,還可以浸浴,日子也不算太難過。最重要的是,與家人也隔離開來,確保了家人的安全。若住在家中自由活動,所謂家居隔離,仍與家人密切接觸,家人就有機會把病毒間接帶往社區。不算是真隔離。

  另一個朋友隔離,是一個人住在樓下的basement,她家的basement是walkout設計,她可以從後門進入後花園呼吸新鮮空氣。這種隔離更加理想。

  香港的家居環境,不能與加拿大相比,家居隔離很難避免與家人緊密接觸,尤其是共用洗手間,須十分小心。最好每個人使用後徹底消毒。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