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醫生的選擇

  西班牙一名醫生在醫院拍攝一段短片放上網絡,醫生正面出鏡,細述其痛苦處境,由於「醫療物資稀缺」,部份醫院計劃優化使用醫療資源,以「集體利益」為目標,優先救治存活機率較高的患者。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被移除呼吸機,讓給更年輕的病人。

  「因為沒有足夠的呼吸機給所有人用。」醫生泣不成聲,「沒有醫療用品,沒有牀位,沒有呼吸機。很多病人拉着醫護人員的手,說他們不想死……」

  雖然馬德里衞生部門及西班牙衞生部曾兩次出面闢謠,但當地醫生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醫療物資的確匱乏,不能滿足所有病人。

  瘟疫蔓延,執筆時全球確診人數超過七十二萬宗,面對傳播速度如此快、傳播途徑如此廣的疾病,又有哪個國家的醫療系統可以承受?當救援物資及人手均不足時,不管醫生願不願意,總有一些病人運氣不那麼好,被忽略了,被延誤了。醫生要承受的身心壓力,絕非一般人能夠想像。

  作為醫生,天職是救人,病人的年齡、身份、立場、性別不是篩檢的理由,醫生也不該因為上述原因而在病人中作出取捨。這違背生命平等的原則,也違背醫生作為教徒的信仰。

  誰比誰更應該生存下去,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年輕人有更漫長的人生,可是老年人為社會貢獻一生。誰有資格評估每一個個體的生命的價值?真殘酷。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