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生死之旅

  三月九日,住在Calgary的蔡氏夫婦跟朋友一起,出發前往秘魯。兩人分別六十七及六十六歲,已退休,熱衷跟朋友一起報團旅遊,享受退休生活。今年,他們選擇南美洲,想見識被譽為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Machu Picchu。行程早在出發前一年預訂,兩人相信前後十天的秘魯遊將是他們的「生命之旅」,沒想變成「生死之旅」。入境後不久,秘魯因疫情而封關,蔡氏夫婦跟朋友一起,在Lake Titicaca沿岸一個小鎖的酒店自我隔離。不料蔡先生呼吸困難,被直升機送往利馬搶救,最後死於心臟衰竭。醫生為蔡氏夫婦做病毒測試,逝世的蔡先生呈陰性,蔡女士反而呈陽性,所以要被強制隔離。

  蔡女士深受喪夫之痛,又語言不通,自己的糖尿病藥快用完,不知何時離開秘魯。丈夫的死,或與疫症沒直接關係。但瘟疫蔓延,秘魯鎖國,為善後帶來種種困難。

  兩人在三月九日堅持往秘魯,也許跟當時加拿大鬆懈的氣氛有一定關係,當時總統杜魯多堅稱不會拒絕來自疫埠的遊客入境,也不要求疫埠遊客隔離。當時Calgary零確診,像淨土一樣。難怪蔡氏夫婦沒打算取消行程。直至一周後,杜魯多太太確診,杜魯多才一改慢條斯理的態度,於三月十七日宣佈封關。蔡氏夫婦算不算是杜魯多施政下的受害者呢?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