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他在想甚麼?

  不知道美國涉嫌用膝蓋壓在黑人男子弗洛伊德的頸部,導致後者喪生的白人警察沙文,事後有沒有看過途人拍下的短片?

  畫面上,弗洛伊德被制服,整個人側躺在警車旁,一邊臉緊貼地面,沙文的膝緊壓他的頸項,頭往上看,眼睛望着鏡頭前方,一臉洋洋自得。旁邊有路人提醒他,叫他鬆開疑犯,聲線愈來愈急,沙文不為所動。後來,死者家屬聘請的法醫官驗屍報告證實,死者在頸部被壓後四分鐘內窒息死亡。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如果沙文聽從路人的提醒,鬆開膝頭,疑犯不會死,他自己的命運也不會從此改寫。

  沙文如果看到這段視頻,會有甚麼感覺?當時他想甚麼?為甚麼不肯鬆開膝蓋?他沒有想過疑犯有或會死亡?他冷酷的眼神令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一個人在他腳下慢慢死去,若在一個瞬間他稍稍猶豫,膝頭放鬆,疑犯或不會死去。

  人性醜惡之最在這幅相片中暴露無疑,原來,當一個人掌握權力,可以操控另一個人的命運與生死時,或會變得如此輕佻、冷漠。當途人提醒他,當疑犯哀懇他,沙文是怎麼想的呢?「哼!我就是不放開我的膝頭,我就是要讓你難受。」權力讓人腐敗,即使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察。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