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黐餐」的禮節(上)

  端午節,請四個朋友去飲茶。Calgary仍然實施限聚令,餐廳內座椅只可使用一半,每張餐枱限坐五人。我們五個人去飲茶,人數剛剛好。

  兵分兩路,我去餐廳等位,朋友A去接沒有車的B、C、D。限聚令下,顧客都在門外停車場等位。我看到朋友車上下來了五個人,多了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E。陌生人E走到我面前,笑着跟我打招呼:「你好,我是來黐餐的!」

  B、C、D偷偷告訴我,E是他們的室友,聽說有人請飲茶,一定要跟來「黐餐」。他們已經告訴E,請客的主人是她不認識的人,而且有限聚令。但E堅持上車,說「沒關係」、「不要緊」。

  我聽了啼笑皆非,要不要緊,有沒有關係,該由我來說吧?人和人之間,第一次見面印象很重要,一個不請自來、不尊重他人感受的人,如何予人好感呢?一想到要用兩個小時時間陪一個令人不快的陌生人應酬,我覺得很痛苦。而且陌生人之間該保持兩米社交距離,怎可能同枱飲茶?但我是一個非常差勁的人,心中百般糾結,就是無法開口Say No。

  加拿大的獨立屋通常有五、六間房,甚至更多。年輕人或低收入人士通常只租住一間房,共用客廳及廚房。所謂「室友」,不一定有交情。B、C、D說他們跟E完全不熟。我心中的焦慮和不滿在加劇。這種不滿,是對自己不敢Say No的不滿。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