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口罩下的平等世界

  不知道有沒有女人跟我一樣,發現口罩成為必需品之後,出門變得方便了。以前外出前,總得化個妝,至少搽一點粉底和唇膏。現在不必了,只要用口罩遮住面孔,戴一副黑超,隨時可以出門。有時明明在化妝,突然想,反正戴口罩,化妝與否並無分別,停了下來。

  不知道疫情對化妝品銷售有多大影響,按邏輯推理,外出工作的人少了,居家工作的人多了,而外出時候,無論見朋友還是見客人,均須戴上口罩,女人對化妝品的需求想必減少,至少,化妝時候略微偷懶,減少某些步驟,省略某些過程。

   舊的統計數據證實,當年沙士期間,香港女性對唇膏需求量減少,但是,對眼部化妝品的需求量大增。因為口罩遮住了三分二的面孔,剩下的靈魂之窗更形突出,女人願意花更多時間和心機去突出自己的雙眼,讓自己顧盼生輝。

  不過這次疫情比沙士嚴峻,很長一段時間內,很多行業的人居家工作,化妝機會減少了。而且不少人擔心病毒會經眼睛傳染,外出時索性戴上眼睛甚至護目鏡。所以,眼部化妝也變得可有可無。

  口罩讓世界變得公平,無論天生麗質還是其貌不揚的人,戴上口罩和眼鏡,看起來模樣差不多,人與人之間有了某種出人意表的「平等」。人類會不會從此迷上口罩?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