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機會來了,機會走了

  對祖高域來說,今年是非常難忘的一年。六月,祖高域在家鄉舉辦一場表演賽,第一回合吸引了四千多名觀眾,但沒有實施社交距離。事後他跟三個球員確診新冠肺炎。他公開道歉。

  不過,球迷不介意他積極進取。疫情下,費達拿與拿度雙雙避賽,祖高域有望在沒有對手之下突圍而出,有機會取得個人第十八個大滿貫。可惜他上周日在美國網球公開賽中戲劇性被取消資格,兼且失去本屆比賽累積的分數。

  原來,在與西班牙選手卡蘭奴貝斯達爭入八強時,祖高域首盤落後五比六,或對自己相當失望,他取出一個網球,揮拍向後擊打,擊中一名邊線裁判的喉嚨,後者一度不適。

  這一莫名其妙、不該發生的意外,令祖高域被取消比賽資格。根據大滿貫的規定,「球員在任何時間不能向任何裁判、對手、觀眾或其他在賽場任何人士作出身體侵害。」「整件事令我非常傷心和失落。」祖高域公開道歉,坦承要反省,「並將這一切當成一次令我成長的教訓。」這樣的「成長」教訓未免太深刻了。跟費達拿與拿度生於同一個世代,對許多網球好手來說,是一件憾事。疫情給了祖高域一次機會,卻毀於自己的鹵莽。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