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同住難

  鯉魚門公屋發生刑事案︰一個七十八歲老父持刀斬傷三十一歲兒子,兒子頭部、頸部、手部均有刀傷,被送院救治,老父則被警察拘捕。

  持刀怒宰親生兒子那麼多刀,有多大的血海深仇?原來起因竟是爭用廁所。

  七十八歲老父、三十一歲兒子,四十七歲得子,曾經視作捂在掌心怕化了的寶貝吧?沒曾想過某一天,為了爭用廁所會拿出一把刀,向寶貝仔亂砍一氣,頭部、頸部、手部都不放過。

  甚麼是相見好同住難?這就是了。如果兒子成年後自行搬出,老父會日盼夜盼兒子得閒回家吃飯,當作貴賓一樣招呼,生恐待慢。又或者家中有兩個洗手間,血案也不會發生。

  這一對父子不見得有多大的仇怨,但日常生活中日積月累的瑣屑小摩擦,變成大心結,才更難化解。爭廁所、爭廚房、爭電視機遙控掣,爭奪雪櫃儲物空間,甚至爭奪一個公仔麵……每天都可以把家變成戰場。人和人之間,沒有距離,就沒有尊重。沒有尊重,就很難維繫正常的人際關係。

  前些日子,在網上看到一篇帖文,因為疫情而居家工作的成年女兒,二十四小時跟母親困守在狹小公屋中,無法忍受母親的囉嗦,上網尋求解決之道。

  以上兩例只是冰山一角,受住房條件限制的香港人,有多少人每天都在苦苦忍受至愛親朋之間零距離引發的仇恨?真叫人難受。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