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傷感的畫面

  有記者訪問資深獸醫,職業生涯中,最令他傷感的事情是甚麼。獸醫說,替寵物安樂死時,九成以上的寵物主人都不願意親眼目睹自己的寵物死去,選擇逃離注射室,讓寵物孤獨面對死亡。結果,所有那些寵物在彌留之際眼神都流露出盼望,盼望主人出現,當然主人一直不會出現。這些畫面是最令獸醫傷感的。

  主人為甚麼逃離?每個人都能理解吧?寵物自己不能決定生死,為寵物作出「安樂死」決定的主人,則深受折磨。即使理智上深信以此結束寵物的痛苦是正確選擇,感情上,還是接受不了自己下達了死亡命令。他們根本無法想像寵物被注射藥物後,眼神中流露出的不捨之情。

  可是站在寵物的角度,牠們做錯了甚麼呢?牠們被主人帶到診所,最後,主人卻把牠們交給獸醫,自己消失了。寵物在塵世間最後一個印象是︰主人不要我了。牠們被迫孤獨面對死亡,走得多麼悲涼。

  人類自己也不希望孤伶伶離開世界吧?希望走的時候身邊有自己愛、並且愛自己的人,有親愛的家人和伴侶,能夠握着家人的手,在愛人懷中離去。

  澳洲一百零四歲的人瑞Dr. David Goodall,因為健康狀況變差,生活品質下降,感受不到生存的快樂而遠赴瑞士實施安樂死。在Perth機場登機前,他的家人一一跟他道別。我當時也曾想,如果他們可以一直送他去瑞士,該有多好!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