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加拿大海膽

  誰說加拿大無啖好食呢?踏入秋季,肥美海鮮上巿,帶膏的加拿大蟹、象拔蚌、牡丹蝦、藍蟹、游水青口、加拿大龍蝦……超巿就買到。這個星期加拿大綠海膽上市,一粒粒碩大如乒乓球般的深海生物「全身」佈滿墨綠色尖刺,外形奇特,但每天一放上海產架,即一掃而空。買了兩磅(八粒)回家,把外殼剪開,剪走海膽的牙齒及分泌系統,細心剔走內臟,留下金黃色一瓣一瓣的海膽刺身在殼內,用淡鹽水沖洗乾淨,直接端上桌,滿室生輝。即開即食的海膽刺身,我在北海道吃過一次,在澳洲也吃過,但是這個季節在加拿大,卻可以經常買回家吃,深深感恩。加拿大海膽肉質肥厚、質感實淨、海水味濃,甜度突出,creamy,入口即滑下喉嚨,配一口汽泡酒,回味無窮。

  吃海膽,我最喜歡淨吃,配冰凍香檳或白酒。其次是海膽壽司或海膽飯,記得築地巿場未搬遷前,那兒有一間賣五色海膽飯的,我一年去吃兩碗。一碗飯,只有半碗飯份量,飯面層層疊疊鋪上五種來自不同國家與地區的海膽,其中三款分別是北海道馬糞海膽、紫海膽,以及肥美壯碩的加拿大海膽。海膽撈飯,粒粒海膽包裏住日本米,鹹鮮的海膽突出日本米的香甜,是味蕾極大享受。

  吃着加拿大海膽,望着窗外飄雪,竟思念起日本。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