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你屬於哪一種?

  Rochelle Crossley是阿聯酋第二天航空公司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空姐,不久前她跟同事一起,在阿聯酋接種了中國國藥集團出品的新冠疫苗。疫苗的副作用不算強烈,Crossley在打第一針後出現輕微咳嗽,打第二針時則幾乎沒有反應。於是,她帶著接種疫苗的文件抵達澳洲,滿心以為可以豁免強制隔離,誰知澳洲衛生官員對此不屑一顧,說:「你知道現在並沒有疫苗吧?」

  疫情持續接近十一個月,不同的人出現不同反應,有人屬「正能量一族」,相信許多「正面假消息」,包括疫苗面世、疫症被控制等等,只要消息是正面的,就確信無疑。Crossley屬於這一類人。

  有些人屬悲觀一族,長時間困在家中,沒有社交,失去工作,生活困頓,看不到疫情何時結束,開始陷入抑鬱中,根本不相信疫情會有結束的一天。

  更多的人開始麻木,已經不再關注疫情變化,不再理會感染數字及死亡數字,甚至開始逃避接收疫情信息。

  還有一群人,由始至終不相信疫情存在,認為疫情是政府製造出來的謊言,用來剝奪民眾自由,是一種操控手段。聽起來是無稽之談,但這類陰謀論者為數不少,美加也有。他們有些人刻意不作任何防疫措施,甚至與確診者開派對。部份地區疫情不受控,與此不無關係。

  我屬於第三類人,有點想逃避疫情消息。你呢?你屬於哪一類人?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