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優雅地老去

  我的瑜伽導師很老了,目測大約七十五歲,以一個瑜伽導師來說,不是一般的老,是很老很老吧?

  導師是加拿大本地人,一頭已經看不出原本髮色的銀白短髮,雙眼明亮,炯炯有神。每次來上堂的時候,都化着精緻的妝容,優雅迷人。她皮膚有些鬆弛了,但身材纖瘦而柔軟,聲線溫柔,是個充滿魅力的老人。

  我的鄰居Faith也是這樣一位老人。滿頭銀髮梳理得整整齊齊,出門前必精心化妝,笑容永遠優雅,語氣永遠溫和。Faith的嗜好是一個人行山,天氣好的時候,吃完早餐就去行山,傍晚回家。所以,她有一身健美的肌肉。

  老人有兩種,一種是像Faith和我的瑜伽老師這樣的,另一種是不再管理自己的身材,不再關注自己的形象,頭也不梳,臉也不洗,穿著拖鞋可以去超巿買餸的老人。無所事事的時候就去附近快餐店買杯咖啡,跟老友記吹半天水,打發時辰。

  我喜歡前面那一種,她們不曾被歲月打敗,也許無視歲月,只是專心用自己的方式過自己的生活,即使七十多歲了,還可以有自己的事業,還可以有自己的運動嗜好。

  不過,必須承認,加拿大絕大多數老太太不是這個樣子的,我認識的這兩個,有點像日本的老太太。離開家門前,必定打扮得斯文優雅,妝化得一絲不苟。這是對自己的尊重,更是對外人的尊重。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