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張祺忠殺妻案

  港大副教授張祺忠殺妻案,陪審團裁定謀殺罪名成立,張祺忠有可能被判終身監禁。

  如果關心這件案,認真了解庭審報道,一定深感唏噓,甚至對殺人者產生同情。從某個角度講,張教授也是受害者,長期受精神虐待。法庭判他謀殺罪,但他可能並無謀殺意圖,只是忍無可忍之下,情緒突然爆發。

  事發當晚,受害者張太太的妹妹從英國返港,住在他們家中,如果有預謀殺人,就不會選擇家有客人的時候殺人,因為曝露的風險太高。殺人後,他把屍體放入行李篋,把行李篋放在辦公室十一天,直至屍體發臭,被揭發案件。一個有預謀殺人的人,怎麼可能在十一天內完全不處理屍體,也不犯罪潛逃,卻任由屍體腐爛發臭呢?唯一的解釋是他衝動殺人,殺人後束手無措。

  幾乎所有出庭作供的人,都對受害人印象欠佳,認為她霸道、囉嗦。霸道和囉嗦不是死罪,罪不該死,但是,如果任何人遇上一個霸道而囉嗦的伴侶,而這個人明明知識程度遠低於你,卻又事事都要控制你,控制全家人,你會不會終有一日精神崩潰呢?

  很多人不約而同地問,張教授為甚麼不離婚?若一早離婚,日後的悲劇就可以避免。

  也許因為是知識份子,張教授不敢輕易離婚。也許,他太習慣舊有的生活方式,無法想像改變生活習慣。所以,不管跟妻子相處出現多問題,都忍啊忍,忍到忍無可忍。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