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孤島

  台灣一個單親媽媽離婚後七年,獨自撫養兩個分別六、七歲的孩子,在社會底層浮沉,找工作又因孩子太年幼而受限制。無比絕望下,勒死兩個孩子後服藥自殺,結果被救回。

  法院判處這單親媽媽死刑,判詞指是「實現社會期待」,因為母親扼殺兩個孩子的性命為法理所不容,且她似無愧意,只強調自己生活艱辛,與社會脫節。法庭認為,母親難以教化,有反社會人格。非判死不可。

  法庭的判決是否實現了「社會期待」不得而知。但法官離地,顯而易見。當一個絕望母親沒有辦法攞脫社會的歧見,一直得不到社會援助,在貧窮及看不到希望的游渦中掙扎,也許死亡,是她想到的最後一個解脫方法。法庭的判決,恰恰赤裸裸地展現社會的涼薄。

  跟西方福利社會相比,香港、台灣、日本等地,單親家庭得到的社會支援明顯差一大截,不止欠缺經濟援助,也缺乏精神援助,甚至連社會的同情與諒解也欠奉。久而久之,恍如活在孤島。我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個人,肯傾聽她傾訴,正面地肯定她的努力與付出,給她一些鼓勵,讓她在絕望中看到希望,悲劇也許不會發生?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