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火爐

  影了一幅坐在火爐前的相片,傳給香港的朋友。朋友問我:「是真火爐嗎?」香港常年酷熱,家中毋須安裝火爐。朋友或在甚麼地方見過用作裝飾的假火爐,所以有此一問。

  Calgary的冬天,最低溫度可以低至零下四十多度,家家戶戶都有暖氣,獨立屋通常都有火爐。

  我一年只開幾次火爐,因為全屋開着暖氣,保持二十三度室溫,沒有必要再開火爐。但是,如果家中人多,對室溫高低有爭拗,不妨降低兩三度室溫,特別怕冷的那一個,可以開火爐,坐在火爐邊享受溫暖。

  對我來說,火爐更重要的意義是製造氣氛,臨近聖誕,天氣愈來愈冷,外面白雪飄飄,室內燃着火爐,很有聖誕氣氛了。加拿大的小朋友,聖誕節不喜歡睡在牀上,而喜歡睡在客廳的火爐前,或者聖誕樹下。不在火爐前過一晚,聖誕節就好像過得不完整,少了某個環節。

  說起火爐,你眼前浮現甚麼場景?一家三代圍坐在火爐前,講着故事,呷着熱朱古力,無論外面如何寒冷,都抵擋不了家的溫馨。

  住在冰天雪地的地方,怎麼可以沒有火爐呢?尤其面積巨大的獨立屋,即使全屋開暖氣,由於熱空氣只往上升,樓上樓下總會有溫差,一個火爐,既可解決溫差問題,又製造氣氛,是家中不可或缺的裝備。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