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吃螃蟹的人

  踏入冬季,加拿大疫情嚴峻,尤以亞省為重災區。十二月十三日,省長宣佈全省第二次封閉,不過封閉令下,感染人數仍居高不下,封閉第一日,就有一千九百多人感染。

  過去一年,眾多行業陷入困頓,令不少人對新面世的疫苗充滿期待。有人認為,只要打兩針,世界會變得跟昔日一樣。這未免過於樂觀。

  港大微生物系教授袁國勇醫生公開說,情願戴口罩防疫,用一年觀察疫苗的副作用。

  口罩比疫苗夠得住?聽起來有點奇怪。其實,愈是專家,愈不敢輕信疫苗。我的朋友P是加拿大某醫院的胸肺科顧問醫生,P坦言不想打針,雖然他是第一批必須注射的人。

  疫苗打進人體,會有怎麼樣的副作用及後遺症,要長時間觀察。沒有大量數據供研究下,現在打疫苗者,算是最早吃螃蟹的人。

  至於我,不是醫護人員,缺乏相關知識,但從小到大抗拒吃藥打針。除非不打針屬犯法,否則,我不敢隨便把病毒打進體內。袁教授戴口罩防病毒,我選擇更消極的方法:留在家中,一個星期去一兩次超巿,不是為了購物,而是為了防止抑鬱。選擇晚上超巿臨近打烊、幾乎沒顧客時段去。太苦悶的話,駕車兜風,從自家車庫駕車出去,兜一兩個小時,再回家去,不接觸人。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