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日式炭火燒

  朋友T生日,疫情下不能飛,只好留港慶祝。限聚令下,她說她一個人去日式燒肉店吃炭火燒肉。

  朋友往年生日,不是在歐洲過,就是在日本過。今年留港過,深感委屈。我安慰她,「炭火燒肉有甚麼不好?我也想吃!」

  朋友說,不是嫌燒肉不好,而是現在做很多事,都不是自己曾經計劃中的。感覺被動。對人生有一種無力感。

  這種無力感,全世界範圍內的人,都感受到了,而且,將繼續持續下去。

  說回炭火燒肉,對上一次吃,是在兩年前的台北。我計劃好了去台灣過年,但是,沒預計過年很多餐廳都關了門。年三十晚上,我在台北街頭胡亂逛,想找到一間比較適合吃年夜飯的餐廳,最後找到一間日式燒肉店。

  一個人吃炭火燒,叫了一支紅酒。雖無過年氣氛,尚算不錯。加拿大也有日式炭火燒肉,前些日子在門外經過,想起在台北過年的那一餐,很想進去吃個晚餐回味一下。不過,疫情下的Calgary,所有餐廳全日二十四小時禁止堂食,進餐廳堂食暫時是可望不可即的事。

  我問朋友生日願望是甚麼,她說想飛過來探我。本來買兩張機票隨時可以出發的事,現在變成不可預測的事。我們的新年願望竟然是新一年可以坐飛機,可以去探望想探望的人,去日本吃炭火燒……

  我不是特別愛吃炭火燒,但是對我來說,它充滿農曆年的熱鬧與人情味。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