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生離死別

  港人夫婦帶著分別四歲及一歲的孩子外出用膳。遵守美食廣場限聚令要求,一家四口分據兩張餐枱,兩張餐枱之間隔了一條走道。

  這條走道有多闊呢?根據港媽描述,由於四個人只點了兩個餐,所以要分享食物,隔著走道把食物遞來遞去。然後,跟港爸坐在一起的大仔扭計,要跑到港媽這邊。有旁人好心提醒他們遵守限聚令,港女大感委屈,把氣出在兒子身上,不去安撫他,反而令他哭閙得更厲害。

  事後,港媽把事件放上網絡,大嘆一家四口外出進膳恍如生離死別。原本用意是博取同情,不料輿論一面倒指責她心智欠成熟,無病呻吟。

  限聚令下每個人的生活都受到影響,但四個人點了兩份食物,卻享用兩張餐桌,在我看來,明明是優待。以前在香港,一張A4紙大的小餐枱都聚滿四個成年人,大家努力縮起身體,才能把自己擠進有限的空間。淨飲都要雙計,四個人點兩個餐,還想有位子坐?

  奇怪,有些人真的不享受私人空間,即使是一家人,隔了一條可以伸手互遞食物的過道,又有多麼遙遠,多麼「生離死別」?平時香港進餐環境擠逼,疫情下,可以多一點空間,好好享用空間,好好放開手腳(不用擔心碰觸到不相識的人),有甚麼不好?

  老實說,這種時候帶年幼孩子脫下口罩在公眾場所進餐並非明智之舉。想擠在一起吃東西,不如外帶。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