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麻辣鍋和臭臭鍋

  疫情下,Calgary斷斷續續封鎖了一年,對我來說,生活中最大的改變是住在同一個地方,完全斷絕了旅行。fb當年今日不斷跳出往昔旅行的記錄,歐洲、澳洲、日本、韓國、台灣……各地美食層出不窮。其中一款我最牽掛的食物是台灣的麻辣鴨血及臭臭鍋。

  這天在東南亞超巿,赫見一大盒台灣製造的麻辣鍋,以為是麻辣鴨血鍋,興奮不已。看真點,原來是麻辣蔬菜鍋。放棄了。在加拿大,要炮製一個麻辣鍋底不難,但鴨血難求。如果我想吃麻辣蔬菜,自己做更好,起碼確保蔬菜是新鮮的。        

  臭臭鍋是用水煮臭豆腐做鍋底,加入鴨血和豬大腸,喜歡吃的人讚它冶味,厭惡它的人覺得它味似坑渠,屬極端重口味。

  第一次吃臭臭鍋,是在日月潭一間小店。深夜外出尋找消夜,被空氣中獨特的、濃烈的臭味吸引,找到臭臭鍋店。見到「臭臭鍋」三個字,忍不住失笑,也太誠懇了!

  店內店外,擺滿十幾張小方桌,每張小桌都圍着三、四個人低頭進食,每個人面前都放着熱騰騰的一人鍋,冒着白煙,散發臭味。飄着微雨的夜空下,吃得熱火朝天。

  我們找個位置坐下來,跟當地人一樣進食,我相信湯底用了醃臭豆腐的發酵臭汁。與豬大腸、鴨血出奇地匹配。臭湯汁撈台灣珍珠米飯,粒粒飽滿軟糯,更襯托出米飯的甘香。從此以後,每次去台灣,必吃一個臭臭鍋。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