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舅媽

   居於上海的舅媽告訴我,家中保健品吃完了,催我寄給她。 以前很有規律,一年兩次從香港寄保健品給上海的親戚。過去一年多留居加拿大,忘了這麼重要的事。馬上找香港朋友幫忙。

         我家上了年紀的親戚,都有吃慣的保健食品,一開始沒興趣吃我寄過去的。直至我告訴他們,吃了或有助長頭髮,男男女女興奮起來,很有誠意地停服原本的保健品,吃我寄的。

  六十出頭的舅媽最虔誠,她說她五十歲之後沒有辦法留長一點的頭髮了,因頭髮愈來愈稀薄,質地愈來愈差,稍一留長,就斷髮掉髮。當時我因脫髮而吃保健品,寄一打給她,她吃完很振奮,給我看她留起及肩中髮的近照。從那以後,我很有規律地寄給她,不敢偷懶。

         大半年前她告訴我,她血壓非常穩定,以前有輕微高血壓,現在好像沒有了,她認為是我的功勞。她問我,「一個頭髮濃厚、留中長髮,不吃血壓藥的女人,算不算是老人?」我說,「當然不算!」她聽了很開心。舅媽是個貪靚的女人,年過六十後,避忌一個「老」字,有一次外出搭公車,有人讓座給她,讓她難過了很久。

         我問她,「現在還有人讓座給你嗎?」「沒有了!」她說,「我現在血壓跟三十歲的女兒一樣,我讓座給別的老太太還差不多!」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