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賢妻(上)

  這天打網球,遇到一個「賢妻」。我和波友進場,發現一個六十出頭的亞裔女子(看長相和口音,應是馬拉人)站在球場中間。女子着布質碎花長睡褲,腳踏塑膠涼鞋,手上空無一物。沒有網球,沒有球拍。

         原來,她幫老公霸位。傳聞中那些站在停車位、不准其他司機泊位的「人肉霸位機」,原來把戰場擴大至網球場,我有幸見識到了!

         Calgary的公眾網球場不需要book位的,跟免費停車場一樣,先到先得。這一個,不是公眾網球場,而是私人屋苑的網球場。

         私人屋苑網球場有兩種取位法,一是去管理處付款,預訂某個鐘數,那麼,「用錢買位」,這個鐘數是你的。二是不付款,先到先得,誰先到達球場,誰就可以打球。

         一般情況下,波友相約,不會同時出現,有人早到、有人遲到。早到的那一位,當然穿著波衫波褲波鞋,在球場上邊做熱身邊等波友,誰也不會有異議。但一個明明不是打球的人,站在球場上,這種情形還是第一次遇到,波友問她在做甚麼,她坦言替老公和老公的波友霸位。

         波友告訴她,球場是供人打球的,如果人未來,其他人不可以人肉霸位。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提前去管理處付款訂位。我們幾個真正打球的人同時到來,她不是打球的人,她無權不打球而霸佔場地。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