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賢妻(下)

  穿着睡褲和涼鞋的女人不肯離開,站在球網前,不打球,人肉霸位。後來她的老公一個人來到(她老公的波友尚未出現),兩個人站在球場中間大約十分鐘,最終離開。

  疫情下,許多人呆在家中,多了時間外出做運動。有時網球場人滿為患,但過去一年半,我們從未遇過人肉霸位的事。一個人,明明不做運動,但霸在場上,不讓真正做運動的人運動:「這個場是我的!」是很挑戰我們想像的畫面。

  加拿大人是很友善的,但這種友善,建基於對制度的尊重,對規則的維護。人多的時候,場內打球的人看到場外有人排隊,會自覺縮短時間,盡快交場給下一輪做運動的人。不會有人站在運動場上,自己不運動,但阻止其他人運動。

  一個女人,自己不打網球,但願意提前二、三十分鐘來到球場,為老公和老公的波友霸位,想必是個很愛錫家人、以家人為重心的賢妻良母。不過這一刻,如果她不是為老公霸位,而是為在加拿大土生土長的子女霸位,那些孩子來到場地,見到自己的母親不做運動,但霸着場地不讓其他人做運動,感受到的肯定不是濃濃的母愛,而是無地自容。

  至於她的老公,不知會怎麼對他的波友說?「你多睡一會,慢慢來,不用急。我老婆不打波,但是可以去球場上人肉霸位。」波友會感謝阿嫂嗎?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