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天價荔枝

  廣東省有一棵樹齡一千五百歲的荔枝樹,長出的荔枝,一斤賣一千港元,即每顆荔枝索價八十港元,但依然供不應求。荔枝尚未採摘,就有人預訂三百斤,一次過付出三十萬港元。

         據悉,千五歲老樹結出來的荔枝特別清甜,肉也更爽脆。不過,報道並未提及荔枝的品種。八十港元一顆,有多特別呢?我想像不出來。再清甜再爽脆,也不過是荔枝而已。對我來說,正常價格的糯米糍已經很好吃,對荔枝產自哪一棵樹,樹齡多少歲並無要求。荔枝的保鮮期非常短,離枝後,不在兩三天內吃掉,味道全失,不吃也罷。

         有些生果的售價很貴,比如日本晴王葡萄,那是因為果農花大量時間和人力栽培,剪掉發育得不太好的,每棵樹只留下發育得最好的極少數,對每一顆葡萄的重量及體積都有規範。這極少數的葡萄,吸收了被犧牲掉的其他葡萄的養份,價格賣得貴,符合邏輯。但是因為樹齡老而購買天價生果,是我不太能理解的事。

         在Calgary,夏天偶爾買到妃子笑,不是我喜歡的品種,無法引起購買慾。印象中日本也不易買到荔枝,我在五星級酒店的貴價自助餐的甜品吧見過荔枝,外殼被冰鎮成深褐色。日本人自律,每人取三數粒,珍而重之地品嚐。臉上滿是喜悅。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