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鄰居家的樹

  昨天的專欄提及「半邊樹」,我看過報道中的相片,米斯特里家的樹非常粗壯,樹根在地面下盤根錯節,早已延伸到鄰居家車道的地下,把車道都拱起來了。其實砍掉半邊樹身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老樹的樹根只會在地下不斷擴散。

   外國的獨立屋常有同類問題。許多人在一開始種樹的時候並未考慮到十年八年後樹木的成長情況,小樹隨便一種,如果太靠近鄰居家的籬笆、車道,又或者太靠近自己家的主屋,當小樹變成老樹後,樹根在地面下輻射式延伸,把籬笆、車道,甚至房子的地面都拱起,是會破壞建築物結構的。

         我的舊屋也有這個問題,鄰居家的大樹貼近兩家中間的隔離柵欄,把柵欄拱得東歪西倒,我家後院的石屎地則變得高低不平。每次秋風一起,一院子都是鄰居家的樹葉,最多的時候,我花了六個小時清理。而這本來不是我的工作。

         許多問題,真的要親臨其境經歷過才會明白箇中的苦與樂。經歷過鄰居家老樹帶來的苦惱後,我現在種樹變得非常謹慎。雖然明知自己是個種蔥種草都會種死的人,還是很「樂觀」地假設自己能把小樹種成大樹,設想它十年之後會長成甚麼樣子,地面下的樹根會輻射到多大的範圍,會不會觸及地面的建築物,會不會令石屎地面拱起,變得高低不平?會不會有機會破壞主建築的結構?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