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冰雹

         這天約了一個沒有車牌的朋友來我家吃飯,早上出去買了隻鴨,一個下午忙煮啤酒鴨,又煲了一大煲羊肚菌湯。差不多要出門去接她的時候,天氣突然變壞,一瞬間風雲變色,電閃雷鳴。突然暗下來的天空,只有雷電閃過的白光。下雨問題不大,但是天文台發出了冰雹警報。朋友說她那邊已經開始下冰雹了,一粒一粒冰雹急驟地落在露台上,令人心驚。

         從香港來的人,第一次看到Calgary冬天的雪和夏天的雹,都異常興奮。多年前我坐在朋友的車上,半途突然下冰雹,朋友急得臉色都變青了,急急掉頭,就近找到一間酒店,把車駛往屋簷下躲避。而我,卻興奮地對着地下鵪鶉蛋那麼大的冰雹瘋狂影相。住久了,我就知道,對任何一個司機來說,夏天的雹都叫人生畏。

         去年六月,Calgary遭遇突如其來的特大冰雹,網球般大的雹以時速八十至一百公里從天急降,摧毁樹木、房屋、汽車,全巿三萬兩千多輛汽車被擊打得面目全非,經濟損失超過十四億元。如果你在路上,或者停車場見到從車頂到車身都佈滿密集的「麻點」的車輛,那麼,它們就是被冰雹擊打的。

         被冰雹毁容的車子,無從修復。或者不要它,或者忍耐它。所以冰雹是此地每一個司機的噩夢。

         結果,因為冰雹,我不能出去接朋友,一個人呷着啤酒鴨,觀賞着大自然的千奇百態。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