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油炸鬼、炸兩

  中式早點之中,我最念念不忘的是油炸鬼。香港有幾間街邊檔粥麵店,供應即炸油器,如果經過的時候正好有油炸鬼出爐,我一定會坐下來叫一條油炸鬼,再叫一碟炸兩。油炸鬼好吃,但一定要即炸即吃,一旦變冷變軟,則回天乏力,甚麼氣炸鍋和焗爐都救不了。剛炸好的油炸鬼,配上一碗甜豆漿點着吃,是人間美味。捲入薄薄的腸粉,變成炸兩,再點上豉油、麻醬和甜醬,鬆脆的油炸鬼和軟韌的腸粉邂逅,則為味覺帶來別樣驚喜。

  我家雪櫃中永遠都有幾包急凍油炸鬼,想吃的時候自己用油炸,聊慰讒蟲。只要捨得用油,自己炸出來的油炸鬼,味道一點也不差。有朋友告訴我可以去超巿買做Pizza的現成餅底,可以用來搓油炸鬼。這個我有興趣試,如果嘗試成功就跟大家分享。不過,我不會做腸粉,想吃炸兩,就要碰運氣了。

  去中式酒樓吃點心,可以叫炸兩,但絕大多數酒樓的油炸鬼是軟軟的、疲塌的,徒具其形,吃的,只是香港情懷。

  油炸鬼也是上海人早餐送粥的主要配菜,上海人解救冷軟的油炸鬼很有自己的一套,把它們翻炸一次變成老油條,老油條是做飯糰的最重要材料。把翻炸後變得酥脆的老油條碾成花生仁大小的細粒,把淡豆漿煮滾,用生抽調味,再把蝦皮、榨菜、老油條碎加進去,就是上海人愛喝的鹹豆漿了。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