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有個地方叫旅店

  近期大量香港人移居英國,有些人打算用幾個月時間慢慢尋找合適的租屋或置業,這幾個月的「無屋期」,就住進了英國的親戚或者朋友家中。

  結果不難預見,一律不愉快收場。

  從香港過去的人大約想當然地以為,外國房子大,去別人家中擠一擠,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問題其實不關乎空間大小,而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家庭,共享一個空間,大家小至生活習慣、衛生習慣、飲食習慣、作息時間不同,大至價值取向不一樣,很容易產生意想不到的衝突,如果大家有各自的私人空間,有了衝突後,彼此從對方視線中消失一段時間,待雙方都冷靜下來,再沉澱一些日子,日後再相見,可以相視一笑,不計前嫌。

  可是,如果衝突過後,大家仍然要擠在同一個屋簷下,過兩天又有新的衝突產生,「舊仇未消,又添新恨」,日積月累,問題會像滾雪球似,愈滾愈大。矛盾就愈來愈多。

  家是一個人最後的堡壘,也是一個人最放鬆的地方,我喜歡一個人在家中穿著T恤、短褲,披頭散髮通屋走,如果不出街,可能一天都不洗頭吹頭髮,我覺得自在啊。

  很難想像有一家人住進別人的家中,那家人工作一天後回到家中,仍然無法百分百放鬆,仍然要應酬客人,該有多累啊。幾天後必定心力交瘁。

  何必住人家中呢?這世上有一個地方,叫旅店。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