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香港人的共同味道

  身邊不少從香港來到加拿大的年輕人對譚仔及三哥念念不忘,我不是年輕人,所以無法理解。有一些味道,雖非香港製造,卻可以被列入香港人的「共同味道」,屬集體回憶的一種。對我來說,這些外來味道應該是丹麥藍罐曲奇、樂家杏仁糖、瑞士糖、金莎朱古力……

  以上食物,不知道為甚麼,平時即使想吃,也不會經常買,總是要等到每年農曆年去拜年的時候才買一大堆回家,我們送給親戚,親戚又送給我們。如果不買藍罐曲奇和瑞士糖,好像農曆年就欠缺了一點點香港味道。

  打開一罐藍罐曲奇,我先攻有提子的圓形曲奇,然後是純牛油味的那兩款。最後,才不情不願地吃面頭佈滿白砂糖的那兩款。我總是好奇,怎麼會有人喜歡吃佈滿白砂糖的曲奇?

  原來,有的人愛吃所有的味道,除了有提子的那一款。也有不少人專攻佈滿白砂糖的。有個朋友告訴我,飲咖啡的時候,一定要配有白砂糖的藍罐曲奇餅,因為硬硬的糖粒令曲奇餅口感更脆。看來,吃藍罐曲奇的時候應該跟很多人交換着吃,用你不喜歡的味道去換別人不喜歡的味道,一定可以組合出自己最喜歡的味道。

  你呢?你挑選哪一款味道?

  加拿大超巿,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可以買到大大罐藍罐曲奇,可是有些食物,好像一定要在特定的時候吃,才有回憶中的味道。

高慧然


hd